全件表示TopRSSAdmin
‧Warning‧
    無節操、極端自我中心的公主流, 沒有強健的心智請勿輕易踏入。


獵巫林鳳營
2015 / 12 / 10 ( Thu )

看了蠻多人的看法跟想法,支持的不支持的正面反面的我都看了。
這邊先來說說我個人的結論吧。

我是在滅頂,不只是針對林鳳營針對味全,而是整個頂新集團,這個企業本身。
而你說這是九牛一毛嗎?我不相信,如果真的這麼無所謂,林鳳營不會把自家牛奶綑成這副德性也不惜想要賣出去。

5698fab98c7.jpg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14 : 21 : 15 | 引用:(0) | 留言:(0) | page top↑
語言隱蔽論
2015 / 10 / 08 ( Thu )

博愛座云云

轉得沸沸揚揚也轉到我這裡來了,老實說我對於長輩硬要噴小朋友坐博愛座這件事情沒什麼感覺,明事理的人就是明事理,不明就裡的人永遠不明就裡……當然家長跟孩子的教育一樣不能等,所以好好教育老人也是很重要的。

但我這邊不想談這個。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20 : 12 : 23 | 引用:(0) | 留言:(0) | page top↑
鑄山煮海
2015 / 05 / 11 ( Mon )
5aO8YCJEB2LEqv8KXS3xwG.jpg

在自己的ASK上面發表了這樣的感言,本來只是針對今天看到的今周刊最直接也最感慨的聯想而已。
順勢就PO上了之前在他鄉閒逛的時候偶然拍到的造磚廠(仍在營運中)的煙囪。
可惜我手機畫素實在不怎麼樣,現場看到的那種心情簡直不是普通感動。
物換星移,總是有些東西會像那樣靜靜的佇立,一直都在。

然而對自然的強取豪奪是繼續下去的話,總也會有地老天荒的到來吧。
會到來的海枯石爛,不只是這個年代太便宜的愛情而已。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15 : 43 : 49 | 引用:(0) | 留言:(0) | page top↑
言語無痛症
2013 / 10 / 12 ( Sat )
對話是思想和性格的宣洩——愛默生
但我其實已經不是很確定我到底應該怎麼對話。

1381365_1420892958126550_125987279_n.jpg

老兄,別想評斷我,你根本不知道我他媽經歷了甚麼。
雖然說這是事實,當然,我知道妳痛,但不知道你的痛有多痛,可是這樣的話一但被付諸言語,就感覺,很討厭啊。


1381587_1420893171459862_1638030898_n.jpg

我自私、缺乏耐心、沒有安全感。我會犯錯、不受控制且難以相處。但若你不能接受我最差的時刻,你便不配擁有我最美好的時刻。
雖然說,我絕對相信,可是這不能夠成為你對我予取予求,成為妳對我的溫柔需索無度的理由,妳的美好,真的值得我承受你差勁的部分嗎?



1395442_1420892894793223_1444156655_n.jpg
有時候你希望自己能夠消失,其實你只是想要被發現。
如同我一直以來提著燈,不是為了照亮你的路,而是為了讓妳看的見我。



我想我只會越來越嗆越來越憤世嫉俗。
想說的話還有很多很多,卻已經不知道怎麼講了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題目:你為什麼不去問問神奇海螺呢? - 部落格分类:日記心得 - カテゴリー:裝什麼正經

21 : 47 : 35 | 引用:(0) | 留言:(0) | page top↑
目不可視之黑
2013 / 10 / 11 ( Fri )


我很疑惑為什麼大家總是想著救贖呢?
因為那聽起來更偉大一點嗎?
然後救贖不得就只能縮起來想著毀滅了嗎?

我不相信,我眼中紛飛曼妙的世界在妳的眼中於我看來竟是如此無趣。

因為會痛,那是每個人都同樣具備的感受能力,所以想要被拯救,所以想要試著去拯救嗎?
去拯救的話,妳的疼痛就可以得到安慰嗎?
去毀滅的話,妳無法被安慰的疼痛就可以得到舒緩嗎?

可是我永遠也無法成為妳,永遠也不會知道在我看來膚淺的作為底下是否有更加深沉的目光,所以我不願意去想,也不相信——請告訴我妳眼中的世界不是我現在理解的妳所見的那個模樣。


想拯救、被拯救、妳的光不可能永遠這麼適時的在妳最卑微的時候出現在妳面前。
就跟謝爾的賽巴斯欽只有一個一樣。出現了第二個謝爾跟賽巴斯欽的組合,我只能覺得妳眼中的世界黑暗原來不過爾爾了。但我不願意這樣想。


唉雖然我應該要覺得很高興,妳的視界是這個樣子的,所以妳才是這個樣子的。
但做為創作者,我覺得很難過。



不是每個人都需要一片心池的積屍地才能創作,但我迄今還不曾看錯同類。

寂寞的人太多了,但那是不是一個可以被信任的擁抱就能夠安慰的程度?是不是只要大哭一場就能夠被宣洩的程度?是不是只要有人傾聽就能夠被寄託的程度?是不是只要有人支持身邊不是一個人,就可以攢足繼續前進的勇氣,那樣的程度?
我無比疑惑,可以孤獨的人到底有多少?

在妳心中騷亂叫囂的慾望,到底是破壞還是毀滅。
對妳來說妳清楚這兩者到底有者怎麼樣雲泥的差異嗎?
跟我談談,歪曲的是我的視界,還是世界。

我想知道,妳創作的根源,到底是甚麼?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題目:閱讀報告 - 部落格分类:小說文學 - カテゴリー:裝什麼正經

22 : 40 : 52 | 引用:(0) | 留言:(0) | page top↑
| 主頁 | 下一頁>>